茉子儿

dm48
爬墙狗一枚(茶
男神呆萌大老师二乐加菲
大少小虫丝带米帅
爱他就要让他受√

【sterek】Fly a little faster 01

爱你们❤️@不是HClO @相 柳 

相 柳:

长篇文。由我, @不是HClO 和 @茉子儿 三人合翻。


第一章


翻译:相柳


校对:我最爱的酸


加粗部分为原文斜体字


【正文】


“我得说,这不是我们做过的最机智的事情,”Stiles靠在墙上说。


Lydia和Cora抬头给了他一个一模一样的‘这是废话’的表情。Stiles眯眼看着她俩,冲那个方向摇了摇手指。


“我是唯一一个对她俩小刀一样的嘲讽眼神感到兴奋的人吗?”Stiles问道。


“那很辣,”Isaac说道。


“那是我妹妹,”Derek说道,尝试同时瞪着Isaac和Stiles,但悲惨地失败了。Isaac抱歉地转开了头,他的抱歉在Allison从边上戳了他一下后,Scott郁郁寡欢地移到了Stiles身边时加倍了。Stiles支持般地握住了他朋友的手肘。这悲惨的三角恋给Scott带来的影响比他想的要大。


“我也有点儿兴奋,”Peter在沙发上说。


Cora抽搐了一下,好像要吐了一样。Stiles的表情变得同情。无论他们在哪儿或是在做什么,Peter依然是个混蛋。


“我们能就把这些东西弄完了事吗?”Derek有点不快地说,“我们越早弄完这些,你们就能越早拖地,然后把我的家具放回原位。”


Stiles鄙视地看了他一眼。“你的家具只有一张沙发和一张茶几。我相信如果你们狼人需要跑去冲着月亮嚎叫的话,我们人类能干得了这些重活。”


“今天是新月,蠢货(dumbass),”Lydia头也不抬地说,继续用粉笔画着咒语走向的简图。


“Lydia Martin在谈论我的屁股(ass),”Stiles装出一副要昏倒的样子对Scott说。Lydia冲这句话假笑了一下。事实上,Stiles并没有真的要晕倒,这也是他几个月来有所长进的证明。


Stiles仰慕Lydia Martin很久了。而在过去糟糕的几个月里发现她也有各种缺陷,这让他们成为了真正的朋友,也让Stiles对她一直以来的渴望彻底划上了句号。


Stiles一旦和对方成为了朋友,就很难再迷恋上他们了。


“所以这能给我们关于即将到来的新灾难的线索,是吗?”Allison问道。


“希望如此,”Cora说道,“我记得我们的母亲这样做过一两次。一旦环形画好,需要的元素也到位后,它就会用我们残余的能量向我们一起展现一些有用的图像。Deucalion比我们领先十步。那我们就要想办法知道第十一步可能是什么。这是我们最好的机会。”


“这就是为什么要把我们的名字写在环形外侧,”Lydia解释道,“这样咒语才知道应该吸取谁的力量。”她极其鄙视地看了Peter一眼。他没有被邀请加入。所有人都同意不带他。“所以需要写自己的真名。”


Scott开始大笑。Stiles怒视着Lydia,但Lydia正专注于环形,没有看他。不过,她话里的人也别无所指。


“啊,好吧,”Stiles说道,叉着胳膊尴尬地走开了,“反正,你们谁也不会念我的名字。”


Isaac从计算咒语还需要多少草药的工作中抬起头。“Stiles这个绰号是怎么来的?”


Scott是房间里唯一知道来龙去脉的人,而他可不会把它好好讲出来的。


“我的表哥,”Stiles说道,他试着表现得漫不经心,“我妈妈去世后不久,他来和我住了一段时间。”


“Stiles完全像是崇拜英雄那样对他,”Scott脱口而出,好像这只是一个单词而不是一句话。


Stiles瞪了他一眼。所有人都好奇地看着Stiles。不过令人奇怪的是,Derek没有这么做。Derek几乎是忧伤地看着他。


噢。是的。Stiles应该记得的。Derek的家人都死了。Derek崇拜的英雄亲属,可能就死在了那场火里。而且他也失去了他的妈妈。Stiles草草地讲完了故事,他不想给Derek带来更多不必要的伤害。世上所有人都有一定的创伤,Stiles想,Derek在极短的时间里已经遭受了足够多的伤害了。这不足以让他们成为朋友,但Stiles和Derek Hale的共鸣绝对比之前多了。


“他很棒,”Stiles辩护道,“他用对待成年人的方式和我说话。等他走了之后,我觉得用他的名字做绰号也无伤大雅。”


“所以就连也不知道它的意思,”Allison说道。


“我很清楚它的意思,”Stiles马上说道,“这意味着我有范儿(style)。”他扯了一下自己的T恤,上面写着:这起作用了,贱人!Stiles怒视着它,好像它完全背叛了自己。


“让你自己有点儿用处吧,去帮Isaac整理草药去,”Lydia说着,眯眼看着她和Core整理的图表。Scott冲Stiles得意地勾起嘴角。“你也去,McCall。”


Stiles灰溜溜地走向吧台,Scott和他一起,接着Scott开始仔细地数杜松子,然后把他们扔进一个小玻璃罐头里,眉头因为专注皱了起来。Stiles没管正在数叶子的Isaac,他看向了那一捧需要去掉刺的红玫瑰。


Stiles发现自己需要一些空间工作,他抱着那一小捧花,拿着银质小刀和其他显然是仪式需要的工具去了靠近洗手池的吧台(Stiles边走边笑,因为银子至少在狼人神话中占有一席之地),接着开始削掉花茎上的刺。


然后小刀削偏了。


操你(Motherfu)——”Stiles吞下了没说完的咒骂。主要是因为Peter喜欢用这话来嘲讽Scott。“为什么不呢,我就这么干了,”这是Peter最喜欢的回应,“准确来说是你的妈妈,Scotty。每次都用不同的姿势——”


在阁楼墙壁的远端还有第二个洞,那是因为Scott宁愿对砖墙发脾气,也没对Peter的脸动手。


几秒之后,因为是狼人,Stiles受伤的手被拉高,好让对方看到。


他以为是Scott,因为他最好的朋友显然想当拟人版的佛罗伦萨夜莺,但当Stiles看到面前Derek阴沉着的脸时,他吓了一跳后退了几步。他撞到了吧台,疼痛一下蔓延开来。


“肯定要青了,”Stiles哀嚎。


别动,”Derek厉声说道,抓住Stiles的手腕把他拉到洗手池,“你流血了。流了很多。”


“嗯,”Stiles含糊地应道,转开了视线。


“你得把手张开,”Derek说。


Stiles转回来,为这愚蠢的建议愤怒地眯眼看着Derek。他太痛了,现在没法张开手,但他看到了自己的血——好吧。好吧。这一切都是因为Stiles寻找Laura的尸体而自找的?那绝对不是什么机智的计划。他冲自己的手皱眉,他的手在Derek的大手里显得又小又可悲,好像他能用怒气止住流血一样。


Derek翻了个白眼,这似乎成了Hale标志性的表情,接着一条黑线爬上了Derek的手臂。疼痛几乎是一瞬间就减轻了,Stiles可以张开手指看伤口了。


Stiles完全没想到这次畏缩的那个人是Derek


“别告诉我怕血,”Stiles低声说,“这太经典了。”


“我不怕血,”Derek立刻说道,又抓住了Stiles的手,把它扯到水龙头下,打开了冷水管。


Stiles尖叫了一声,音调很高。他想要收回手,但Derek没让他收回来,他怒视着Derek。


是你,”Derek低声说,而这话完全说不通。


“呃,是的。是我。Stiles Stilinski。”Stiles点了点头。“你是在最近输掉的那些战斗中被打到了头吗?”


“你最好的朋友给我讲了两个故事,”Derek说完又摇了摇头。“不。我是说。妈的。


“好吧,”Stiles平稳地说道,“连房间里的头狼都开始骂人了,我可以开始恐慌了,对吧?”


“Cora,你记得如果弄错咒语的话会有什么后果吗?”Derek放下了Stiles的手腕,双手抚着Stiles的后背,推着他走向大门,完全是赶着他在走。


“书上说了很多后果。就是常见的那些。”Cora耸了耸肩。“内脏脱垂。皮开肉绽。性病。穿越时空。阉割——”


Stiles转过身对着Derek挤眉弄眼,但却没起什么作用,Derek只是抓着他的肩膀将他又转了回去。


“你得离开这儿,”Derek说,“就现在。离开阁楼。”


什么”Stiles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这并不耽误他的抗议。“什么叫我得离开?只有我?还是所有人?”


Scott也在后面含糊地抗议了几句。


Derek揪着Stiles的后颈将他拉近,在他耳边咆哮道。“现在要么你自己离开阁楼,要么我就把你扔出去。”


“我不怕你,”Stiles说,他努力不让自己因为Derek穿透他脊背的咆哮声而退缩。


“你怕他?”Lydia问道,她还跪在地上。“真的吗?”听起来她真的很惊讶。


“有很多词能表达我对Derek Hale的感情,但是害怕并不在其中,”Stiles解释道,“不过敬畏可能是其中之一,恐慌也是。”Stiles瞥了Derek一眼,尽管只是非常短的一瞬间,但Derek看起来又伤心了。Stiles皱了皱眉,Derek放在他腰间的手收紧了,一点也不温柔地推着他走向门口。


“上帝啊,放开我,你这个大蠢货,我自己能。”Stiles挣开了Derek,丢给了他一个奇奇怪怪的白眼,然后走向了大门。他看向Scott。“你和我一起走吗?”


Scott沮丧地盯着正在给Isaac帮忙的Allison,退缩了。他对Stiles说,“我想我最好留下,兄弟。”


Stiles翻了个白眼。“好吧。等那边那个礼貌先生没这么崩溃了,你们再给我打电话,让我知道咒语进行得怎么样了,好吧?”


“我给你设了快速拨号,”Cora用平淡的声音说道。Stiles最后瞪了一眼这帮任由头狼对他耍混的朋友,得到了他们所有人歉意的表情。


“回家,Stiles,”Derek咆哮道,红眼一闪而过。


“我希望你们都得上生殖器疱疹,”Stiles说着甩门离开了阁楼。他在走向楼梯时听到Lydia问这他妈是怎么回事,这让Stiles感觉到了一丝安慰。


他一路嘟囔着走下了楼,坐上吉普后狠狠地对Scott放在副驾上的背包翻了个白眼。


你的主人可以搭那里面其他屌丝的顺风车了,”Stiles对Scott的背包说。Lydia的钱包也在后座上。他考虑了下要不要冲回三楼,但愤怒在他的胃底沸腾着,他沮丧地猛拍了拍方向盘。


Stiles受伤的手刺痛了一下,Stiles怒视着它。“这是你的错,你知道吗?”Stiles对他的手说道。不过接着他立刻意识到了,实际上他在自言自语。“该死的。


他抵着自己的手靠了一会儿,但他没必要再回楼上去犯傻。


也许只是血的原因吧,Derek还记得他手上有Boyd的血。


“PTSD的蠢狼,”Stiles嘟囔着发动了引擎。


在他离家里只有几分钟路程的时候,Stiles又感到了手上的刺痛。Stiles调整了一下握方向盘的力度,继续开车,但他的手又抽搐了一下。


认真的?”他小心地停下了吉普,张开手指。


他的伤疤奇怪地跳动着。好像里面有光线在闪耀一样。


“这…好像不妙啊,”Stiles说着没多想就摸向了他的手机。


但他不够快。有那么一会儿,就像有光闪过,闪电一般击中了Stiles的胸膛。Stiles只来得及摸向车门把手,但就算那样也不够快。


黑暗吞噬了他,然后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


这对Stiles Stilinski来说并不少见,在某个他根本不记得入睡的地方脸朝下地醒过来。


他快速深呼吸了几次,然后昏昏沉沉地认出了鼻子顶着的让他发痒的布料。呃。他爸真的让他在客厅睡着了?


#


“你最差劲了,”Stiles对不在这儿的爸爸说道,试着坐起来。随着他的动作,他的头也疼了起来,他从喉咙里发出了低声的呻吟。


然后他想起了在愚蠢的Derek Hale把他从他愚蠢的阁楼里扔出来之后,自己昏倒在了吉普车里的事。


不过,他不在吉普里。如果他的爸爸发现他昏倒在了吉普里,那Stiles现在要么在医院,要么在牢房,要不然就是在自己的床上。这里面的任何一个选项都不是头一次出现了。Stilinski警长也有混蛋的时候。


Stiles揉了揉脑袋,思索着更可能的选项。是他熬夜听Lydia唠叨那愚蠢的咒语,然后在楼下睡着了吗。这个听起来比较合理。那个咒语听起来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蠢主意。而且Derek·我是个混蛋·Hale突然把他从阁楼赶走也毫无逻辑。


梦中的逻辑当然了。


得出结论后,Stiles更加小心翼翼地坐了起来。慢慢来应该是个好主意。他的头像是被敲过一般的疼。他现在特别想喝杯水,悠闲地冲个澡,再给自己做顿早饭,如果火鸡培根不像他爸爸前几天说的那么难吃的话,但接着Stiles瞥见了时间。


还有十五分钟就九点了。那是个电子表,上面还显示了日期和温度。Stiles只瞥见了周一,但这已经够让他恐慌的了。


 “妈的,”Stiles说。然后又重复了好几遍。他上学要迟到了。太棒了。他绝对没时间冲澡了。他试着闻了闻自己的腋窝,然后做了个鬼脸,如果他坐在Lydia的下风口,这应该还可以容忍。他肯定有把冲澡的东西放在体育馆的储物柜里,所以他只需要撑到第三节课课间,如果期间没人试图闻他的话。没问题的。


现在可能没时间上楼拿包了。他缺课已经够多了,再迟到的后果可比忘带课本和笔严重。他储物柜里的东西应该够他撑到午饭时间,那时他就可以把自己收拾妥当了。反正没有比数学课迟到然后面对Atherton先生的怒火更恐怖的事情了。


跑到他通常放钥匙的柜台那儿,但是钥匙却不在那个小碗里。正当他要放弃去上数学课时,他发现了钥匙就挂在对面墙壁的小挂勾上,他妈妈一般都把钥匙放在那儿。Stiles觉得胃部一阵发紧,不过他还是抓上钥匙跑向了门口。


“再见,爸爸,”Stiles不由自主地喊了一句,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然后拔开插销出门了。


他甩上门,把门锁好,跑向吉普——然后愣住了。


该死的他的吉普在哪儿?噢上帝啊。上帝啊。他爸会杀了他的。他能拥有吉普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Stiles保证过会好好爱护它。Stiles的妈妈一直想给他弄辆吉普车。一辆吉普能保证她的孩子在路上安然无恙,而不像那个Whittermore家的小子绝对会买的那种势力的闪亮跑车。


Stiles觉得眼睛酸了一下,但他条件反射般地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如果他的吉普没在私用车道上,那它可能就在车库里。


这也就意味着吉普可能坏了,等晚点见到他爸时Stiles可能依然会有麻烦。啊。反正晚点的事晚点再说吧,现在Stiles要没时间了。他跑向车库,打开门锁,然后放松地舒了口气。


几分钟后,Stiles就在路上了,他的宝贝车完美应和着他每一个动作,好像是在为了掩饰所有事情都完全乱套了这个事实。车里的东西看起来似乎也更干净了一些。也许他爸爸清洁了吉普,来给他个惊喜。这也能解释为什么钥匙不在原位,吉普也被藏起来了。


Stiles到了比肯山高中,停车位还有很多,这很让人惊讶。有那么一会儿Stiles想也许他忘了什么事,也许是一次旅游,但一直有人往学校里走,所以Stiles跳下吉普,锁上车,然后跑着加入了他们。


他大概有两分钟的时间拿上东西然后去到教室。Stiles怀疑自己能不能做到,当然了,他走到自己的储物柜旁却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不行。他的锁突然决定罢工了。


“我的生活怎么了?”Stiles哀嚎道,晃着门锁。为什么狼人永远不在他需要的时候出现,哈?他又检查了一下柜子的编号,以免自己弄错了柜子,但他没有。“我恨你,锁。”


“我很确定它也恨你。”


Stiles的身体笨拙地向后晃了晃,搞出了一声响动,在看到和自己说话的人后,他尽最大努力让自己显得镇定。


那是个女孩,这很奇怪。Stiles不认识的人很少在Stiles没有烦到他们不得不回答的时候和他说话。她还很漂亮;留着及肩卷发,有双忧郁的深色眼睛,还涂着让他想到Erica的鲜红唇膏。她穿着一件柔软的棕色山羊皮夹克,白T恤,非常合身的黑裤子,胳膊上还挂了一个非常好看的蓝色小包。Lydia可能会马上接受她。或者立马讨厌上她。


Stiles试图组织语言,但他很确定那只是让这个女孩笑了出来。


“和你的储物柜吵架呢?”女孩问道,她打量着Stiles,好像在记录他的外貌一样。Stiles努力不让自己盯回去。话说起来,她看起来还有点眼熟。他之前多半在校园里见过她。


“我觉得她有外遇了,”Stiles脱口而出,就算他对自己肢体的控制不怎么样,至少他那不负责的幽默感没有辜负他。“在这个学校的话,多半是跟一个长曲棍球员搞上了。”


“啊,别给我提运动,”女孩叹了口气,若有所思地转向Stiles的储物柜。“我叔叔几年前是个篮球明星,他现在还在拿这个吹嘘。”她叹气道,然后突然飞快地用手肘怼向了柜门。


储物柜门弹开了。女孩的笑容更大了,而Stiles的脸则垮了下来。


他柜子里的东西全是粉色的,而且还亮闪闪的。Stiles要去弄死Scott。


“肯定是我最好的朋友的恶作剧,”Stiles叹气,然后抓出了里面最不讨人厌的笔和本子,想了想又拿出了他的课表,因为他很确定他的大脑有一点混乱。“谢谢你的帮忙。”


“没事,”女孩说完转身飞快地沿着走廊走了。Stiles可能在她离开时看了她的屁股。不过就一下。


他转回来面对着他粉嫩闪亮的储物柜,然后关上了柜门。现在储物柜锁不上了,不过又有谁会从这个闪光的垃圾坑里偷东西呢?


Stiles抑郁了一会儿,接着想起了数学课,他动了起来。


他在铃响的瞬间跑进了教室。


二十四张脸从画架后抬起来,迷茫地看着他。


“这不是我的数学课,”Stiles反应过来后大声说。


“这不是,”教室前面的美术老师干巴巴地说。


“对不起!”Stiles退出教室,小心地关上了门,然后瘫在墙边皱起了眉头。数学课换地方了吗?他又拿起课程表确认了一次。数学课,没错。Atherton先生的课,也没错。212室。


噢噢噢。Stiles进错了走廊。至少Scott把他的储物柜弄成粉色时还记得放上了他的新课表。他的一些课程有了调整,不过至少他周三还有自由活动时间,所以他不会抱怨什么。


好吧,反正不会大声抱怨。


等上楼到了212室,他绝对,绝对是迟到了,但这并没有阻止他敲门进去。


这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他之前的大学预科数学课。因为Lydia不在。但教室后面有几张空桌子。Stiles在门口犹豫了,但犹豫是个错误的决定,因为站在讲台的女老师揪着他的领子把他拎了进来,然后用鞋跟踢上了门。她干脆地从Stiles手中抽出他的课表,然后叹了口气。


“为什么行政部门每次都不通知我就给我安排新学生,”老师叹气道,然后干脆地推了一下Stiles的后背,“找个座位坐下吧,别惹麻烦,新来的,”她命令道,把课程表塞回了Stiles手里。


Stiles着急地想解释,不过老师凶狠地瞪了他一眼,于是Stiles跌跌撞撞地,搞出了无数噪音,坐到了座位上。他小心地瞟了老师一眼。他没见过多少数学老师,所以他不认识她也不奇怪,但他觉得他之前应该见过她才对——她的着装有点儿奇怪。她穿着一条灰色长裤,而且那裤子真的很高腰。


他旁边的桌子上一个他觉得长得像鼹鼠的男孩凑了过来,带着毫不掩饰的鄙视勾着嘴角。“你最好安静,新 来的,”男孩嘶嘶地说道,“我越早离开这堂课越好,如果你拖慢了课程进度,就会付出代价的,懂吗?”


Stiles的眉毛都快跳到发际线上了。“懂了,”Stiles皱着眉头低声答道。上帝,这课太奇怪了。他绝对走错了地方,他要弄死Scott。真的。Stiles很确定自己知道保护区里哪儿有附子草。


Stiles小心地看着黑板。如果他溜走的话多半会被拎到校长那儿去,所以他最好还是保持低调。但如果课上的问题都像黑板的那样简单,那他就没什么问题;那都是普通的二年级的数学问题。


老师给他们布置了几道题,Stiles翻开了他的本子。


“纸不错,”旁边的男生嘲笑道。他真是太让人不舒服了。Stiles很高兴之前他没见过这个男生,因为他就是个讨厌鬼。Stiles可能有个蠢货滤镜。就像Scott的Allison滤镜一样,除了Allison他什么都看不到。


Stiles低头看向自己的本子。它是粉色的,角落还印着被小心心环绕的独角兽。“谢谢,”Stiles嘟囔道。


“后面的那两位,需要我提醒你们保持安静吗,”老师在前面喊道。鼹鼠男孩的不快更深了,他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Stiles大大地笑了,很高兴他让另一个人也惹上了麻烦,但接着他的心跳漏了一拍。就是一瞬间的事。


那是因为他突然想起来了。


Stiles一想,那个帮他撞开储物柜的,有着狼人般惊人力量的女孩,她看起来异样的眼熟,那双抬头看着他的棕色眼睛…


Stiles不自觉地抽搐了一下,他控制不住自己,接着他惊恐地抬起了头。


是的,那个女孩很眼熟。他之前见过她。


只不过是她的半截身体。她从Derek Hale在他那烧毁了的房子外挖的坟墓里抬头瞪着他。


Laura Hale。就在这儿。还活着。


许多东西在Stiles的脑海里翻涌冲撞,明亮苦涩又让人感到困惑。那辆吉普车是Stiles的妈妈为长大后的他提前买的,他爸爸一直把它保留在车库里,直到Stiles考过驾照才交给了他。直到Stiles大到可以用车前,钥匙都挂在妈妈的挂勾上。还有那古怪过气的时尚。


如果咒语出了问题,会产生不良后果。


内脏脱垂。皮开肉绽。性病。


穿越时空。


Stiles从来都没有什么非得保持礼节的心理负担,所以突如其来的怀疑让他抓了抓自己的裆部再次检查了一下,因为Cora的单子上,下一个不良后果就是阉割了,不过小Stiles看起来还好好的。


直到Stiles身边的那个鼹鼠脸男孩开始呼救,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手还抓着裆的,在大庭广众之下。


过去


该被泡在一桶附子草里的该死的狼人们。墙壁在旋转,Stiles很确定老师在冲他大喊,或者是在呼救,但他控制不住自己。他的心跳得厉害,此时此刻他的脑子正朝他叫嚣着唯一一件合理的事。


逃跑。逃啊。快跑。


Stiles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推开震惊的老师,接着就吐在了她的垃圾桶里。也许那个老师还在他身后喊着什么,比如叫人把他送去学校医务室,但Stiles已经在别人能阻止他之前跌跌撞撞地走出了门,然后用颤抖的双腿跑了起来。


他尽可能的跑远了,但鉴于他的肺像是着火了一样,所以其实也没跑多远,他蹒跚着下了两段楼梯,想去某个他觉得暂时安全的地方,因为如果有班级在上体育课的话,那他们不是在大厅里,就是在操场上,他快速走进更衣室,瘫在地板上颤抖着。


该死的。该死的。Stiles回到了过去。他离原本的时间有多远?他在过去,Laura还活着,上次他见她的时候她已经被切成两半了。Laura,有着惊人的臂力,吓人的微笑和放肆的大笑,Stiles看见了活着的她。


Stiles模糊地听到空气中吓人的声响,有人在哀嚎,那是他自己的声音,但他没法把那和自己联系到一起。Stiles的指尖抠着瓷砖,他弓着背,在大脑朝他尖叫时挣扎着吸气。


他没法呼吸。他做不到。他的胸口发紧,他没法呼吸了,他要死了。


还是死在过去


Stiles的大脑陷入了某种循环,这是他恐慌症发作的一种表现。一串错误又糟糕想法一遍又一遍地循环,声音越来越大,直到血液冲撞着他的眼球,让他不省人事。Stiles的腿不舒服地痉挛着,火焰传遍他的全身。


他的眼睛发烫,他多半哭了,Stiles很确定他再也不会知道呼吸的感觉了,但接着一双手扶住了他,将他拉了起来。有人扶着他,让他靠在自己的身上,温暖的双手在他的胸膛摊开。


“你得放松,”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说道。是个男人的声音。Stiles没有认出来,但他听懂了一些他能抓住的东西,他挣扎着想要听到它们。“放松靠着我,好吗?”


Stiles努力着。他做到了。但那些想法还是迅速又汹涌地冒了出来。他会死在过去,而他爸爸甚至永远都不会知道,这十年他都会是太平间里的无名氏,他爸爸不会把他的尸体和自己失踪的儿子联系起来的。


“加油。告诉我你叫什么,”那个声音说道。


“Stiles,”Stiles努力说了出来。


“什么是Stiles啊?”


Stiles努力呼哧呼哧地笑了。


“我数五声,你要一直吸气。深呼吸。我会知道你有没有照做的。只要吸气直到我数到五。一,二,三,四,五——”


不管是谁抱着Stiles,他一定有处理恐慌症的经验,因为他指导他冷静了下来,几分钟后Stiles就不再是语无伦次的一团乱麻了。那个人扶他起身坐到了长凳上。


“对不起,”Stiles喘着气说道,“我只能说对不起了。你之前有过地板突然从你脚下被抽走的感觉吗?一切都不是你以为的那样了?”


Stiles看向那个让他冷静下来的人,世界现在没在旋转了,所以他终于能看清对方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突然让他想到了Scott。短短的黑发,一双让Stiles分不清是棕色还是绿色的眼睛,穿着一件灰色T恤,一条黑裤子,耐克帆布鞋和一件绿色格纹衬衣。


好吧,至少Stiles能够信任穿格纹的人。


“是啊,”那个人悲伤地笑了笑,一手无意识地摸着自己的后颈。“好吧,可以说我也经历过。”


“好吧,呃。谢谢你救了我。我现在没事了。”Stiles站起来要走,准备离开这儿,但那个人冲他笑了,笑容温暖又和蔼,Stiles一瞬间不记得自己为什么要离开。那个人脸上的笑容莫名让人感到舒服。


“和我一起逃课吧,”那个人说道,“没必要再回到你逃开的课上了。新鲜空气会对你有好处的。”他冲通往长曲棍球场的门偏了偏头。


好吧,只要能离开这儿,Stiles去哪儿都一样。他点了点头。


“很好,”那个人说着又笑了起来。


他们离开这儿之后,就没在交谈了。那个人一屁股坐下后就挡着太阳看比赛了,Stiles通常会喋喋不休地活跃气氛,但这种安静也挺好的。


Stiles漫无目的地想着怎么逃离这里,他应该去哪儿(他决定去找Deaton。Alan Deaton应该在城里),这时那个男孩又开口了。


“呃,你喜欢长曲棍球,对吗?”那个男生最终说道。


“差不多吧,”Stiles说,“我之前打过,就一次。”


“在你之前的学校?”


Stiles含糊地应了一声,因为无论说是还是不是,某种程度上都算是谎话,他现在已经非常习惯在不说假话的情况下撒谎了。那些愚蠢的狼人和他们愚蠢的测谎能力。“我大多数时候都在暖板凳,”Stiles说着指了指露天看台下的板凳,它看起来很像Stiles之前坐了很长时间的那个。


“我更喜欢篮球,”那个人说。


“你更喜欢大点的球,是吧?”Stiles说道,哼了下鼻子。


那个人大声地笑了。“差不多吧。”他耸了耸肩,“几年前他们开始把长曲棍球也加入了运动项目中。但我还是不觉得它能流行起来。”


Stiles将脸转向球场得意地笑了一下,以免对方看到。“也许你会大吃一惊的。”


“也许吧,”那个人同意道。


球场上的教练开始吹哨了,叫他们去做准备活动。Stiles肯定是时候离开了。但正当他转身准备离开时,那个人靠过来从Stiles手里夺走了(上帝啊,这是偷窃)他的课程表。Stiles都没意识到自己还抓着它。


“太棒了,”那个人说,又笑了起来,“我们都有经济学课。很好。我会带你去的。”Stiles一定表现出了疑惑,因为那个人加了一句,“你是新来的,对吧?”“是的,”Stiles说,因为他对一切都感到陌生。穿越时空。呃。“没错。”


“好吧,”那个人说着冲学校方向摆了摆头,“我会带你走最好的路线。”


Stiles弱弱地笑了。“那太棒了。”



评论(2)

热度(49)

  1. 茉子儿相 柳 转载了此文字
    爱你们❤️@不是HClO @相 柳
  2. 不是HClO相 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