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子儿

dm48
爬墙狗一枚(茶
男神卡胖呆萌大老师二乐加菲
大少小虫丝带米帅
爱他就要让他受√

【授翻】【Sterek】Fly a Little Faster 03

谢谢酸的代发!抱住你mua一个!因为实在没时间排版所以真的太感谢啦!会尽快赶完p4der!(握拳!

不是HClO:

Fly a Little Faster 03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00839


【翻译】 @茉子儿 


【校对】不是HClO


【声明】长篇,由 @相 柳 ,@茉子儿 和我共同翻译。授权是我之前还在翻译组时以组里的名义要的,原定就是我们三人合译,但还没来得及开翻就离组了。犹犹豫豫拖了很久,但实在很喜欢这篇文,也舍不得要到的授权,毕竟当初组里吃Sterek的人很少,我们离组之后应该也不会有其他人会翻这篇。翻译完结之后我会向作者说明清楚的。


因为 @茉子儿 用电脑时间有限,所以这一部分她让我代发。


原文斜体的地方下划线表示。


【授权截图】





 


【正文】






Stiles跑向学校门口,他至少不能完完全全毁了所有事情。副警长Stilinski正等着他,车后座坐着一个头发蓬乱的小捣蛋鬼,正埋头读着有关恐龙的书。




Stiles希望他能告诫John别买太多恐龙的书——很快他就会开始喜欢发动机了。他的注意力障碍现在已经被很好地控制住了,但他的爸爸显然没有像他妈妈那样习惯他快速转变的兴趣爱好。




“这堆书不错。”John说。




Stiles尴尬地点了点头,并试图在他爸爸让小Stiles(其实也不那么小了,真的,这时候的Stiles已经9岁了,看起来瘦长纤细)坐到前座,将自己留在后座时感到不那么怪异。




Stiles不知道这是否是因为他记得这段曾经的时光(他认为是的,虽然具体的记忆有些模糊)或只是不公平地使用了他未来的认识,但他的确毫不费力地就融入了这个家庭。当John想要去商店买熟食时,Stiles让他去买新鲜食材,承诺会做肉酱,并坚持自己会烹饪。他甚至挑选了水果与原料来做甜点,告诉他爸爸(关于这件事他之后可研究了好一段时间)实际上孩子们有多需要布丁带给他们的能量,也许就是这一刻,他成功赢得了John的信任。因为在超市的生鲜区,John有些奇怪地看着他,告诉他他听起来很像他的阿姨。




也许就是这一刻为Stiles赢得了之后的独处时间,因为John信任他到给了他整整半个小时自己待着。




Stiles利用这段时间切蔬菜,还给Deaton打了个电话,这个家伙是个工作狂,所以多半依然在他的办公室里。他从电话本里找到了号码,一边把电话夹在耳朵和肩膀之间,一边切起了洋葱。




“Alan Deaton。”Deaton的声音冷冷地从话筒中传出。




“是我,Stiles Stilinski,别挂电话。”Stiles匆忙说。




另一端传来一声叹息,“我想这算紧急情况?”




“算是吧。”Stiles说,“你看过回到未来那部电影吗?”




“如果你带电话只是为了讨论你喜好的电影——”




Stiles没有让Deaton完成他的威胁。“不是。但是我刚刚打搅了一对我很肯定会爱上彼此的美丽男孩和女孩?”




Deaton又大声地叹了口气。“弥补它。”他这样说道。




怎么弥补?”Stiles追问。




“用用你的脑子。”Deaton说,“考虑到那通来自Talia Hale关于你如何巧妙地潜入学校的令人印象深刻的电话,我想你还是有脑子的。很显然他的儿子谈到你的次数相当多。”




Stiles哀嚎了一声。




“弥补它,Stilinski先生,”Deaton说道,“一定要保持时间线的完整。”




他刚挂上电话,铃声便又响了起来。Stiles疑惑地看了看,但还是接了起来:“这里是Stilinski家,我是Stiles——”




一个有礼貌的女声回答,“能帮我接通Stilinski警官吗?我是警局的Yvonne。”




“好的,我现在叫他。”Stiles捂住话筒,靠向拐角朝John大喊,“D—呃—Deputy Stilinski!有你的电话!”




“就来,”John回答,从楼梯顶部走下来。他拿起电话,紧紧关上厨房门以免Stiles听到他们的对话。




啊。鬼鬼祟祟的。Stiles溜回炉灶,将洋葱煎到焦软后,开始将碎牛肉末烤到焦黄,他轻声哼着小曲儿,毕竟他到现在都没烧焦任何东西。他搅拌了一下正煮着的米饭以求好运,并在唱到第三段时加入了一些较软的蔬菜。他妈妈在做饭时总是喜欢用音乐来计时,而Stiles从没丢掉过这个习惯。当初他在暑假参加家政课时还曾经因这事儿闹了笑话,这也使他参加了一个暑假的音乐剧夏令营。他的爸爸整整笑了几个星期,但最后当他看到Stiles在夏令营表演兄弟情仇的时候,还是被深深打动了。




门打开了,而Stiles甚至没有吓一跳。他从来没有。他总是知道什么时候开门的人是他爸爸,因为他的徽章会在门把手上反射出一道弧形的金光。




“刚刚是警局的Yvonne。”John慢慢地说道,“他们联系了喷泉山的警局。”




Stiles试图不去紧张,因为据他们所知,那儿是他的叔叔Ernie住的地方。他们家中没有人关心Ernie叔叔在哪儿,因为他是个醉醺醺的色狼。




“Yvonne让我直接联系上了Ennis探长。”John继续说,Stiles真的得很努力地让自己不要僵住。Ennis。那个死去的阿尔法。那个将要在几天之后试图转变Paige并让Derek伤心欲绝的阿尔法。不按时间顺序进行的时间线实在是令人感到困惑。




Stiles没有表现出局促不安的样子,但他转过了身,他爸爸似乎以为他是因为其它事情而担心,因为他走过来关上了炉灶,将Stiles拖到座位上,“他们看到了你的房子,孩子。那里…Ennis说在那儿她连老鼠都养不活。”




“确实很糟糕,”Stiles喃喃道,痛恨说谎话。他飞速地思考着。Ennis的名字,却是个女人。还是个探长。也许Ennis有人类的亲戚。




Talia Hale和Alan Deaton一定是用了他们的关系网去牵线搭桥,给Stiles的伪装提供了一些凭证。来帮助他保持时间线的完整。




尽管Stiles已经搞砸了一点儿,但没问题的。他会修复好的。




总有办法的。




“你爸爸失踪了,但迹象表明那只是从昨晚开始的,我们会留意他的。但是房子里有很多血,”John抓住Stiles的手,认真地看着他,“如果他伤害的不仅仅是你的手掌,你可以告诉我。”




“这次真的只是我的手掌。”Stiles严肃地说道。




John打了个寒颤,显然是在想象这次之前发生的各种糟糕的事情。“Ennis传真了一些你的文件过来,我明天会把它们送到学校里,”他的爸爸继续说道,因为这是他爸爸遇到糟糕事情后的反应——他会亲自接手。他的文件是伪造的。Deaton与Talia绝对有人脉




“你和我们在一起很安全,”John坚定地说,“正如我妻子承诺的,我们这儿永远是你的家。你告诉过你爸爸你要去哪儿吗?”




这可不是句谎言。“没有,”Stiles说道,问心无愧地直视他爸爸的眼睛,“他从不知道我写信给妈——Em阿姨,我想他甚至不知道我写字。”这当然也是真话,“我很抱歉没有给你打电话,但我不得不离开我所在的地方。而不知不觉地,我就来到了这儿。”这也算是真话。




“你继续做饭吧,”John说道,“我要让我儿子去洗漱洗漱。闻起来真香。需要搭把手吗?”




“我可以的,”Stiles说道,“谢谢你,没把我踢出去。”




John轻哼一声。“你是我们的家人,孩子。不需要什么天才的警官都能发现这一点。你跟我儿子长得特像。”




Stiles几乎笑出声,“我打赌Szczepan是个英俊的小家伙,哈?”




“他可不得了。”John摇了摇头,苦笑着说,然后他站起身,表情好奇,“你刚才的发音很完美,Stiles。“




“你的弟弟可能没和你经常联系,Stilinski先生,”Stiles尽量不露破绽地回答,“但他依然坚持着一些传统。”




“哈,”John说,若有所思地敲了敲门框,“他给你取了什么名字?”




Stiles一瞬间差点恐慌症发作,暴露自己,但他确实有一次Adderall嗑多了之后,花了四十九小时搜索比自己的名字还难念的名字。“Wienczyslaw,”Stiles说道,希望自己恹恹的表情能让他的话足够可信。




John畏缩了一下,“真惨。”




“没错,”Stiles说,“知道我为什么更喜欢Stiles这个名字了吧。”



毫无疑问。




没过多久,Stiles就做好了给John与年轻版自己的晚餐。这部分的谎言更加容易,因为Stiles发现自己居然神奇地记得某些片段。他能忆起自己多么喜欢那个认真地倾听自己的长篇大论,同时也给自己讲了许多趣事的Stiles表哥。




“家蝇只哼F调。”一次谈话中Stiles告诉年轻的自己,并清楚地看着小Szczepan露出了自从母亲死后最开心的笑容。




然后他仔细地思考了起来,因为Stiles知道这一事实,而且是在他的表哥告诉他之后才知道的。所以他究竟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个的。天哪。Stiles会让自己得上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偏头痛的,真的。




“太好吃了,”餐后,John摸了摸自己滚圆的肚子。他们都吃多了,因为气氛那样舒服。“我觉得我只想在这儿躺几个小时。”“你不能。”Szczepan说道,“首先,你不可以躺下。你也没法躺在椅子上。”




“可以的。”Stiles告诉年轻的自己,“要看你怎么定义‘躺(lying)’了。”他笑着回忆起这个笑话。




“别鼓励他。”John说。




Stiles点点头,努力站了起来,尽管他的肚子哼着小曲儿希望永远待在椅子上,“要喝咖啡吗?”




“拜托,”John眯着眼睛说,“你是家庭中的一员,你知道你不需要为了待在这儿而事,对吧?不是说我不喜欢,是的,我希望你出点儿力,但——”




“没事的,”Stiles说道,“我会做些分内的事情。不会太过火的。”他努力地清空了咖啡滤网,放进去了一个新的,还一不小心放了太多的咖啡豆,但没有了Adderall,他必须依靠咖啡因来保证自己注意力集中。




愚蠢的魔法咒语。




喝完咖啡,John让Szczepan去做作业,Szczepan撒泼耍横不想去,直到Stiles表示也要写作业,并建议他们坐在客厅里一起写作业时,他才安静了下来。对此,John很是感激,这让Stiles愧疚了起来。这段时间对他爸爸来说一定特别艰难,尤其面对Stiles的撒泼,还有试着找到合适的药物,以及他的恐慌症。  




至少现在他可以稍微帮助下他爸爸了,在他还在的这段时间内。




他用他妈妈教他的一些技巧来帮助年轻的自己专心于作业。他小声地播放着一些背景音乐,并且每隔几分钟交换彼此的位子,让Szczepan动一动,并在作业做到一半时与自己完了一场快速的记忆游戏。




Stiles没发现John一直在观察着他们,直到Szczepan的睡觉时间;确保小Stiles洗漱好并上床睡觉后,John下楼,对Stiles点了点头。“你对他很好。”他说道。Stiles不好意思地露齿一笑。




他熬了几小时的夜,专心于他的阅读,还喝了好几杯浓咖啡。那有点儿用,就一点儿,直到他分心,列起如何让Paige与Derek这对苦命鸳鸯(star-crossed romance)重回恋爱正轨的计划表。




实际上,应该是一对被月亮分开的苦命恋人(moon-crossed romance)。




当他列计划表时他有一丝丝愧疚(偷听Paige,看她要去哪里,然后去同一个地方;把他们的座位换在一起——这需要他们的课程表;给对方送小纸条,让他们在酒厂见面??),因为Paige会死,Derek会心碎,这感觉有点像是他亲手杀了Paige。但…Deaton说的没错。




不保证时间线的一致说不定会造成更大的伤害。Stiles只是个青少年。Alan Deaton和Talia Hale都是成年人。而如果他们俩都认为需要维持好时间线,那他们多半是对的。




Stiles想到他的朋友们,躺在脏地板上,淌着血,死了。他好奇如果他们知道Stiles本可以拯救他们,却没有付诸行动,会是什么样的感受。但接着他又想如果拯救他们意味着毁灭世界,他们又会是什么样的感受,Stiles清楚,他的朋友们永远也不会让他仅仅为了救他们,就毁灭其他人的。




Stiles有义务将时间线掰回正轨。之后发生的事就不是他的责任了。




没错,在他的胃底冒泡的绝对不是愧疚。




但他必须快一些,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咒语会把他带回家。




“嘿,孩子,你明天可是要上学的,”John说道。Stiles困倦无神地向他眨了眨眼,放下书,让John领着他来到有个小套间浴室的空房间。“我放了一些旧衣服在梳妆台上。”John说,“可能对你来说有点儿大,但对我这个老年人来说已经太小了。”他拍拍自己。




“你还是年轻的。”Stiles情不自禁地说。




“哈,别巴结我。”John说道,“等Szczepan成为青少年的时候,我会记得的。”




“我觉得打心理战时,Szczepan会很让人抓狂的。”Stiles说,畏缩地记起那时他让父亲遭的罪。




John悲伤地笑了笑。“多余的牙刷在水槽下面,毛巾在架子上,我把吉普车的钥匙又挂了回去。”他拍了拍墙,“如果你需要别的东西,大声喊我。我明天上早班,所以我会在7点把Szczepan带去教堂的早餐俱乐部。”




“谢了。”Stiles说道,尽管这声道谢对父亲帮助一个几乎是陌生人的人的慷慨来说微不足道,但他仍又说了一遍,“谢谢。”




John简要地点点头,“晚安,孩子(son)。”




尽管只是一个单词,一个他对所接触的每一个潜在的受害者都会说的单词,但那一瞬间Stiles对John的爱澎湃汹涌,他想念自己的爸爸。他真正的爸爸。那个在未来的爸爸,尽管经历了很多苦难却依然坚持不懈的老爸。




John关上了门,把Stiles留在空荡的房间中,Stiles数着父亲离开的脚步声。“晚安,爸爸。”他低声说着,准备上床睡觉了。




##




清晨,一听到John与小Stiles出门的声响,Stiles便起身,准备实施计划的第一部分。




Barbara昨天提到她每天都是8点上班,而且她总是第一个到学校的人。而学校大门7点就开放了——方便孩子们练习绘画,音乐,体育。Stiles穿好对他来说大得离谱的衣服,但他没时间去在意这些了。




吉普在车道上,Stiles爬上车,发动引擎,发现副驾驶上有个写着Stiles的信封。里面是几张20美元的钞票,还贴着一张用铅笔写的便签。汽油和午餐。他爸爸最棒了。




他好奇咒语什么时候会消失,他是会回到原来的时间点吗,又或者他待在过去的同时未来的时光也在流逝。如果Stiles没回家的话,未来的John会作何感想?




他不能继续想下去了。已经七点二十了,他需要进入行政办公室。




潜入比在未来要容易。不需要钥匙——Stiles用回形针打开了办公室的门,这项技能是在John试图把十三岁的他铐在他的书桌上,让他完成作业时学会的。(是的,年轻的Stiles很难搞。)他从一堆音乐文件中找到了Paige的课程表,然后也找到了Derek的。他用直到Stiles的时代都还在用的,甚至连密码都相同的复印机影印下两人的课程表,但正当他偷偷地溜出办公室,庆幸自己顺利完成时,他和某人恰好照面。




 “Derek!”Stiles尖叫了一声,快速地把复印的文件塞进口袋。“没看见你在那儿,伙计!”




“差不多都是你的习惯了。”Derek懒懒地说道,后退一步,冷冷地上下打量着Stiles。




现在Stiles知道自己看着的是年轻的Derek,他完全能看出来了。他有着相同的脸,相同的发型,同样淡淡的危险气息。他只是更年轻一些。“我挺烦人的。”Stiles同意道,转身离去。也许食堂有供应早餐,Stiles不记得学校是什么时候开始提供早餐的。




“你刚才在那里面干什么?”Derek问道,眼睛若有所思地打量着Stiles的口袋。




“昨天填表格时有个东西忘带回去了。”Stiles说,“想顺便经过看看在不在这儿。”




 “好吧。”Derek说道。Stiles心头暗暗咒骂。狼人。真棒。“所以我猜你现在知道我的名字了,哈?”




“是的,”Stiles说道,“Paige告诉我的。”




“Paige?”




“那个拉大提琴的超棒的女孩。”Stiles说,这个是一个绝佳的把Paige推荐给对方的机会,“就是昨晚那个很有个性的女孩?让我们安静点儿的?我后来回去和她道歉了。”




Derek皱了皱眉。“是吗?可她才是混蛋的那一个。”




“我们打扰她练琴了。”Stiles继续说道,“那太遗憾了,因为她拉得很好听。你真该听听。”




“好吧,”Derek再次说道。哈。看来并不只是Derek Hale过去的生活中永恒的痛苦与煎熬让他成为了沉默寡言的人。这完全就是他的本性。真高兴了解这一点。“你为什么露出这种表情?”




种?”




“那种想让我揍你的表情。”Derek解释道。




Stiles盯着Derek,“我昨天见到你妈妈了。很明显你没有继承到她那种潇洒的个性。”




Derek咧嘴一笑。Stiles并不想说他像狼一般地笑了,但那是事实。“我继承了她杀人的右勾拳。想见识下吗?”




“我见过了,谢谢,”Stiles小声地咬牙切齿,加快脚步。餐厅开着,但没在卖什么东西——他买了一瓶水和一个苹果,往自己平常坐的位子走去。Derek在他对面坐下了。“我现在清楚学校的布局了。我不需要护送。”




“当然,”Derek说着,打开一盒牛奶,“但我们第一节课是一样的。所以不妨一起。”他故作无辜地笑了笑,“还是说你有其它更好的事做?”




Stiles瞪着眼,试着不要去想Derek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个混蛋。他尖叫着跑进洗手间,把自己锁进了隔间,成功地摆脱了Derek三分钟,他迅速地展开了他俩的课程表,尽全力记了下来。他已经清楚自己的课程安排了;谢天谢地Barbara肯让他保持和未来一样的课程选择。




他们仨在一起上的课不多,但今天早上就有两节——法语和生物。而Paige和Stiles今天下午有一节相同的课,所以他准备在那时候培养Paige对Derek的好感。Stiles撕碎了课程表,遗憾地将其冲走。他得到所需的资料了。




Stiles走出来时,Derek正倚在水槽边。




“太可怕了吧,”Stiles说到,“你是在听我拉屎吗?”




并没有。”Derek回答道,但他的脖颈却奇怪地变红了,哇噢。他在说谎。Stiles决定回去以后一定要用这件事永远地嘲笑Derek。




法语课,Stiles更喜欢称之为强迫Derek与Paige坠入史诗般苦恋的我的绝妙计划的第一步,是一场灾难。Stiles设法偷了Derek的铅笔盒,并灵巧地将其扔在Paige的书桌下。




当Derek在找他的铅笔盒时,Stiles指了指方向,Derek翻了个白眼儿,Stiles默默地在心里咒骂到当时没注意到在他恐慌症发作时救了他的人至少是某个Hale。Derek只好爬到Paige的桌下去解救自己的铅笔盒。




麻烦的是,Paige“无意地”踢了他一脚,这让Derek一下站起来,大声冲她喊了声混蛋。值得称赞的是,至少他用的是法语。Stiles都快被感动了。




Hale先生(Monsieur Hale),”老师喊道。




“不好意思,是我错了(Excuse-moi, j'ai eu tort)," Derek愤愤地对Paige嘟囔道。




Paige扯了扯嘴角,“请你别烦我了(J'ordonneque tu me laisses tranquille)。”




Derek把自己的铅笔盒丢上桌子,怒视着她的后脑勺。




“我觉得你待会儿应该向她好好道歉,”Stiles小声建议道。




Derek震惊地看向Stiles,仿佛他长出了两个脑袋一样,但Stiles已经习惯了Derek的这种表情,对他没有什么威慑力了。




好吧,只是第一步失败了,但他在生物课上还有另一个机会。尤其当他悄悄走近教师桌子旁边,注意到这节课是分组任务时。




接着当Stiles注意到桌子上的牌子时,他简直想哭了。




Adrian Harris?认真的吗?比肯山高中的教师流动率特别高,多半是由于那些无法解释的死亡,但Stiles得和这个傻瓜打交道?Harris是那个活得足够长,长到折磨Stiles灵魂的那个老师?




时间旅行最糟糕了。




Stiles还记得自己的正事儿——他以前也在这么高风险的情况下做过——所以他成功地坐到一位金发女孩身边,这让Derek只能在最后一个空座位上坐下——Paige的旁边。




Stiles在桌子下开心地握拳,但当他抬起头——Derek却坐在了他的旁边,咧嘴假笑着。




“感谢上帝有换座位这种情况,”Derek说道,“不介意当我的实验伙伴吧?”




Stiles勉强地对他回以一笑。Derek真是要愁死他了。多半是字面意义上的,考虑到这只臭脾气的大酸狼的晚期自我牺牲倾向。




真是该死。他的两个计划都失败了。甚至还没开始,他就已经失败了。可恶。他要毁掉未来了。他一个人就搞糟了。干得漂亮,Stiles Stilinski,一等一的失败。




Derek皱了皱眉。




“怎么了?”Stiles不禁问道。




“你心跳太快了,”Derek低声喃喃道。




狼人啊,Stiles又一次嘲弄地想着,这种事大概发生几千万次了。但是,这应该是个秘密才对,所以Stiles觉得趁着他的优势,让Derek也手脚无措一次才足够公平。




虽然他之后可能会为此付出代价。未来的Derek似乎确实很喜欢拿他当沙包。




“你能听到我的心跳?”Stiles问道,尽量不让Derek发现自己语调中的喜悦。调戏狼人还是很有趣的,而且他很少有机会摆脱后果。尽管让Isaac相信了他的头发会掉光也很有趣。




Derek不擅长撒谎。他明显恐慌了一阵子,然后靠过来,两根手指抚上Stiles的脖颈。“你这儿有脉搏,”他的声音低沉。他的双眼靠得太近了,Stiles觉得。他的手指轻轻摩挲着Stiles的脖子,Stiles紧张地咽了口唾沫。“它在狂跳。”




“是吗,”Stiles回答道,“我对生物没什么兴趣。”Derek的手指仍在他的脖颈上流连。这感觉实在诡异。仅仅是手指的接触,Stiles就感觉自己身体发热。Derek的双眼依旧靠得那么近,让人不安。




这肯定是源自于他对未来的Derek的反应。Derek从未靠他如此近,又如此安静。他通常都是把他推开,冲他咆哮,或是冲着他皱眉。




如果Stiles的理论更接近Deaton的时间旅行理论,而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那在这个时空里Derek和他之间会发生什么呢?如果Derek依旧把他推到墙上,或是把他的脸按在方向盘上,那结果可不妙。(虽然,嗯,那一次是Stiles活该。)




“你的脉搏还在加速,”Derek的声音更加小声了。




Stiles想象Derek说是你,用Stiles想的那种压抑的声音,恍然大悟,甚至还带着些惊叹。他不由自主地低头看向自己的手上的z字形伤口,Derek移开搭在Stiles脖颈上的手指去触摸伤口,这让他感觉自己仿佛终于可以呼吸了。




一些疼痛被减轻了。Stiles想让Derek停下,别再那么肆无忌惮地使用他的狼人能力了,但Stiles不应该知道狼人,所以他只是尴尬地朝Derek笑了笑。对方正看着自己,回以微笑。




这样的关注很,于是Stiles将自己的注意力转回到前面。Paige僵硬地坐在那个金发女孩的旁边,正开始做Harris先生要求的实验。Stiles自动地按照指示实验,毕竟他的身体还记得该怎么做。




Harris先生让他们换实验台,Stiles试图趁机摆脱Derek并设法撮合他与Paige挨着坐,但Derek也动了,所以当Stiles坐到另一个实验台时,Derek也溜到他身边坐下了。




Stiles第一反应是咧嘴笑了,因为这有点儿可笑。就像他从前一直和Scott玩闹的那样。Harris先生甚至没注意到,所以这都是偷偷的欢闹,直到他们再次换座位时Derek又一次这么做了。




“我以为这个练习的重点是与他人一起工作,”Stiles朝Derek咕哝道,把本生灯调到最大,“你不觉得Paige是个很棒的生物课搭档吗?你们之间有化学反应(You two have chemistry together)*。”(*这句话的另一个意思:你们化学课是一起上的。)




“不,我们没有,”Derek拿起钳子,“只有生物课和物理课一起上。她上的是高等化学。”




Stiles盯着Derek看了很长时间。




怎么了?”Derek问道。




“幸好你长得帅,”Stiles转身继续工作,摇着头,“Paige很漂亮,你不觉得吗?”




Derek发出一声奇怪的声音。“可能吧,”他说,“如果你喜欢那种臭脾气,惹人厌(pain-in-the-ass)的类型。”




“我是那类的粉丝,”Stiles脱口而出。他脑海中奇怪地闪现出未来的Derek,他绝对是个臭脾气,而且还是Stiles屁股里的一根刺(只是比喻!),他摇摇头把想法甩开,这只是因为Derek Hale坐在他旁边并且温柔待他这种怪事影响了他的大脑罢了,“但说真的——”




“你觉得我应该和…那个人搭档,”Derek用钳子指向过道那边,Paige正和那个第一天就对Stiles不友好的鼹鼠脸男孩搭档。




“对,我觉得你应该那样做,”Stiles说道。




就像完美强调Stiles的话一样,Paige和鼹鼠脸男孩的试验台着火了。




“我的工资还没高到应付这个,”Harris咆哮着扑灭火,全程板着脸。Stiles很可能面对着夸张的老师笑出声了,他咆哮得更大声了,怒视着Stiles,Stiles好奇是否就是Harris在未来对他恨之入骨的原因。因为一个长得像他的孩子曾经嘲笑过他。哈。




“我想我还是和你一起更安全,”Derek在Stiles身后说道,呼吸打乱了Stiles的发梢。Stiles打了个寒颤,把这种怪异感归咎于时空旅行,而Derek则在剩下的时间里一直微笑地看着他。






-TBC-



评论(2)

热度(39)

  1. 我是妮妮的增高垫茉子儿 转载了此文字
  2. 茉子儿不是HClO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酸的代发!抱住你mua一个!因为实在没时间排版所以真的太感谢啦!会尽快赶完p4der!(握拳!
  3. 相 柳不是HCl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