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子儿

dm48
爬墙狗一枚(茶
男神咔酱卡胖呆萌大老师二乐加菲
大少小虫丝带米帅白泽
爱他就要让他受√

【待授翻】【kyman】Less Appealing (上)

Summary:

  Kyle叹了口气,问出了那个他害怕某天必须要问的问题:“Cartman,你在我的衣橱里干什么?”

Rating:Explict

Relationship:KYLE/ERIC

---

  因为留在学校完成生物测验,Kyle回家时天色已暗,当他打开门,走进客厅时,最后一道光线从初冬的夕阳中消失。他的弟弟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妈妈在购物中心,”Ike说,眼睛紧盯着屏幕。

  “哦,”Kyle从屏幕前走过。

  “她不得不在电器店停留,”他继续说。

  “嗯哼,”Kyle走上楼梯。

  “她说你还是不能买新手机,”他最后补充。

  “真棒。”Kyle咕哝着抱怨了一句。

  他比平时更重地关上房门,在书桌旁砰地一声把书包扔在地上,他叹了口气,躺倒在床上。不到一个小时以后他要去Stan家玩,所以他真的需要开始做微积分作业了。

  他转头看向自己书包里的数学书,并不是说他不明白数学的重要性,或是不相信及时完成作业的必要性,只是多项式导数,真的很无聊。

  Kyle叹了口气,漫不经心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他的父母不在家,弟弟正在忙着看电视。他瞥了眼自己的门,确定它已经锁上了。他在心中耸了耸肩,解开裤子的拉链。管他的,他想,还有时间呢。

  他的手伸进自己的内裤,握住自己的性器,调整了一下姿势,轻轻挤压,感觉自己的性器微微耸起。正当他闭上眼睛,进入一种放松的状态时,他突然僵住了。

  Kyle猛地睁开眼直勾勾地看向门口,他能确定自己听到了一声微弱的嘎吱声,仿佛是门外走廊地板因为人走过的重量而轻微抖动。他恼怒地哼了一声,等待敲门的声音。

  过了很长时间房内依然寂静无声,Kyle放松下来,再一次闭上眼睛,抚摸性器的芽尖,他的另一只手拉开裤子,让手腕更加放松,他开始上下耸动,轻微喘息。突然,他又一次僵住了,这次他清晰地听到了从他房间里某个地方传来的回音。

  他的眼睛快速地扫视着房间,寻找声音的来源,他的视线落在了微微开着的衣柜上,他很肯定今天早上离开房间时,他紧紧地关上了衣柜的门。他转了转眼珠子,甩走自己模糊的回忆,站起身,拉起裤子,走到衣柜门口,一把拉开柜门。

  “What the fuck,”Kyle惊愕地呻吟了一声。

  “哦!你好啊,Kyle,很高兴见到你,”Cartman笑着从Kyle的洗衣篮里探出头。“你过得怎么样?”他愉快地问道。

   Kyle深深地叹了口气,问了一个他总是担心有一天会问到的问题,“Cartman,你在我的衣柜里做什么?”

  Cartman摊开手,仿佛在表明答案清晰明了,但见Kyle的表情没有变化,只得回答:“很明显,我在找你藏起来的犹太人藏起来的黄金。”

  Kyle不予理会自己不断上升的血压,他拒绝这么容易的激将法,“我的衣柜里没有犹太人藏起来的黄金,fatass。”他直截了当地回答。

  “啊哈,”Cartman单方面宣布胜利,跌跌撞撞地从塑料衣架里爬出来,站在衣柜门口,“所以你承认了你有犹太人藏起来的黄金,只是藏在别的地方。”

  Kyle咬了咬牙,从一数到十,说服自己在这个时候杀人不是个好选择,不是因为道德原因,只是单纯从实用角度来说,他没有任何手段处理尸体。

  Cartman嘲弄地看着他,“除此之外,”他的眼睛看向Kyle开着的拉链,“你刚刚在干什么呢,Kyle?”

  Kyle的脸一下通红,他忍住想要用手遮住脸的欲望,“做一些一个人的时候可以做的事,这是我在卧室里的隐私,关你屁事!”他气急败坏地回答。

  Cartman嘲弄的笑容扩大了,“一个人,huh?”他上前一步走出Kyle的衣柜,Kyle向后退了半步,暗自骂自己居然没有把这个混蛋打倒在地,“别和我胡扯,Kyle。”

  Kyle无法理解地瞪着他,他太过愤怒以至都说不出话了。

  Cartman高傲地微笑着,“你我都知道,你看见我放在你桌子上的钥匙了。”Kyle猛地转头,死死盯着他的桌子,Cartman的钥匙果然放在那里,被一堆邋遢的文件半盖住。Kyle从未如此希望他拥有一台时间机器,这样他就可以回拨十分钟了。Cartman又走近一步,“我想你可能就想要一个观众吧。”他说道。

  “What?”Kyle叫出声,“这很荒唐。”那一瞬间Kyle敏锐而羞耻地发现在他们交谈期间,他的勃起尚未消散。

  Cartman咧开嘴得意一笑,眼神扫视着他的身体,明确表达这一事实没有逃过他的注意力。

  Kyle又后退一步,“Oh,come on,”他喊出声,无法控制地挥舞着手臂,“你在逗我笑吗?这就是你最近在做的事?”Kyle努力控制自己声音中的歇斯底里,“藏在我的衣柜里,试图撞见我打飞机?”

  “嘿,”Cartman充满感情地说,脸上很好地表演出被伤害的表情,“我在你衣柜里的目的是很纯洁的。”他看向别处,补充道,“如果你想继续拿出你的鸡巴撸的话,我可以帮忙。”

  “哦去你妈的——我甚至还没把它拿出来。”Kyle喊道,然后立刻后悔澄清了这个问题。

  Cartman的眼睛饶有兴趣地亮了起来,“所以你还在计划着把它掏出来,那么,”他大度地指了指Kyle的生殖器,“继续吧,不要因为我的缘故憋着。”

  Kyle怒视着他,“你这种态度让我一点也不相信你的目的仅仅是找那堆垃圾。”

  Cartman露出一丝不确定的表情,但他很快抹掉自己一瞬间的不安,癫狂地笑出声,“拜托,你才是变态的那个,你应该感觉幸运,因为你的自慰是我最不想看见的东西,”他皱起眉,使劲地咽了口口水继续说道,“现在在互联网上的某个网站,至少有五千份有关不同的肥胖秃头的老男人用黄瓜,茄子,香蕉,西葫芦满足自己的视频,我宁愿把那些视频全看完也不想看你自慰。”他红着脸死死盯着Kyle右肩上的空气,“除此之外,你才是那个让别人看到自己自慰的人。”

  Kyle看着满脸通红的Cartman,感觉自己有些全身发热,他的手指无意识地抽动着。其他的任何时候,他都会掩盖这种情绪,这样他们俩又可以回到熟悉的模式,争论那些两人都明白是最没有意义的事情。

  但现在,也许是因为无聊与沮丧在他心中交织,也许只是因为让Cartman上钩是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诱惑,在Kyle的理智还没来得及阻止自己将封存在罐头中的蠕虫放出之前,他脱口而出,“我不相信你。”

  Cartman摆出一副不理解的表情,无意识地向后退一步,“你什么意思?”他尴尬地笑了笑,“我当然不会让别人看我自慰,那种事他妈的糟透了。”

  Kyle皱着眉头回击,“我不是在说这个,”他强迫自己不被激怒。“当然我也没有,”他干巴巴地回应,不去看Cartman被逗笑的表情,他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我不相信你没有躲在衣柜里偷偷看我。”

  “What?”Cartman嘲弄地笑出声,Kyle没有回应,Cartman只好带着极大的耐心解释道,“Kyle,Kyle,哦,Kyle,Yes,Kyle,如果我真的通过偷看你自慰得到某些病态的快感,那的确很糟糕,但你瞧,”他停顿了一下,高傲地把手放在Kyle的肩膀上,“Kyle,你错了,我没有看,所以这件事我们可以当做没有发生。”

 -----TBC---

原文地址:HERE

白嫖了这么久是时候交党费了(

我爱Eric!Eric使我快乐!

以及,西子大大在微博上写的kyman分析特别棒!看的我热泪盈眶x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