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子儿

dm48
爬墙狗一枚(茶
男神呆萌大老师二乐加菲
大少小虫丝带米帅
爱他就要让他受√

【授翻】【天才雷普利】Don't Change a Hair For Me(上)

cp:Peter Smith-Kingsley/Tom Repley

Summary:假如他们早些相遇。


--

  那一天乘舟航行时,Dickie一如既往地冷落无视他,更糟的是,Marge告诉他,因为没被邀请,所以他不能参加在Cortina举行的圣诞盛宴。

  回程的早上,Marge把他拉到一边,悄声问他:“你打算离开我们了,是吗?”极其难过失望的语调,却没有吃惊的口气。Tom明白,毕竟他不是那束霸占一切的强烈阳光,他只配生活在阴影之中。

 “哦,我不知道。”Tom回答,但他的语气听起来是肯定的回答,仿佛在说‘明天若能买到火车票,就立即离开’。Freddie不会在这待太久的,待他走了,自己就又能回到Dickie身边了,一切都能重回正轨——至少Tom是这么打算的。他的本能最近有些失常,对于这些事物太感兴趣了,导致自己动作太快了。

  吸引这些人,尤其是吸引Dickie注意力的关键,在于把自己包装有趣并引起他人的兴趣,但最后,这些兴趣总会烟消云散。

  Marge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臂,“多待一会儿吧,昨晚我有了一个绝好的想法,我可以请Peter Smith Kingsley在这儿呆一会儿,房子已经满了,而Peter无法忍受Freddie,这样Freddie就会早些离开了。而且我告诉他,你会让他很满意的。”

 “我?”

 “当然!你们一定会相处甚欢的,留下来吧?”

  Tom叹了口气,“我会待到周末,为了你。”

 “好咧!”她高兴地拍了拍手,“你在周天时会为了Peter留下的,相信我。”

--

  在他们俩相遇之前,Tom偷偷地观察了一下Peter。

  第一印象是,Peter很英俊,不是像Dickie那样的帅气,如果说Dickie像坚冰,则Peter似流水。他的眼神温柔,发丝垂落于耳鬓,嘴角微微上扬。反观Dickie那飞扬跋扈的笑容,仿佛要从你肋骨之间夺去什么。Peter比曾经的Tom还白,当然Dickie绝不会去随意评论他。就算他嘲笑了Peter的肤色,Tom想,Peter大概也没有晒更多太阳的想法。

  Marge上前迎接Peter,两人互相亲了亲对方的面颊,他们关系很好,没有暗流涌动抑或尴尬不亲,之后,他一直搂着她。Freddie进来,拍了拍他的背,向他问好,但Peter没有回头应他。相比之下,Peter对Dickie更热情,久久地拥抱并啄吻了对方的嘴角,但他还是牵着Marge的手。Tom不知道是他决定这么做的,或是Marge不愿放开手,或是他们之间默认的方式。

  Tom想,他大概是爱Dickie的,但只是朋友之间的爱。不管怎样,他对于感情的流露更谨慎了,尽管Dickie并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妥。

 “Tom,你在哪儿!”听到Marge的喊声,Tom快速地确认她是否发现了自己的暗中观察,确认没有后,Tom匆匆离开窗口,抚平衣褶,打理头发,把书本夹在胳膊下,仿佛刚刚正在看书,并不知道她为什么叫他一样。

  他在楼梯上停住脚步,感觉Peter直直地盯着他,从头打量到脚,Peter咧嘴一笑,比之前在房间里打招呼时的笑容真诚的多,让人温暖而舒适,仿佛婚礼上的祝福。

  在Tom的一生中,没有人用这样的眼神看过他,仿佛他是命运的启示。当然,当他第一次到意大利时,Meredith Logue打量他的神情与这相似,但又完全不同,因为Peter那温柔的眼神是完完全全给予真正的Tom的,他知道他不会驾驶帆船,不会滑雪,不会调酒。而与Meredith相处的十五分钟,她无法了解Tom,只是看到了他的外表,加上对Dickie Greenleaf的模糊印象。

  Tom小跑下楼梯,“你好。”他伸出手。

 “你好,”Peter不再搂着Marge了,而是上前一步握住他的手。Tom不愿去想自己是否是第一个让他放手的人,因为Peter仍然用那种目光看着他。

 “哦哦,真浪漫呀?”Freddie走过来。

 “Freddie,”Marge瞪了他一眼,Peter似乎没听见,并不理睬他。

 “你是Tom。”Peter说。

 “啊,你是Peter。”

   自己似乎直接叫了对方的教名,但Peter并不在乎。*

   仿佛一场天启降临,太不可思议了。

---

  Peter将寄宿两周,第三天时,Marge惊异地发现,Peter比她想象中的还喜欢Tom。

  坦白说,Tom也没想到。

  尽管他知道自己很有魅力——还在纽约时,就有许多人(有钱的,做普通文书工作的)请Tom出去吃晚饭,享受完牛排和Tom微笑的陪伴之后,便直奔宾馆,互惠互利之后,Tom为他们指明车站方向,高兴地互相挥手告别。

  但Peter不是这样的。

  他立刻就表示要带Tom去威尼斯。曾经Dickie也是这么向他保证的,但在他厌倦了Tom的笑容之后,便不再提起这件事。Peter向他描绘着细节与路线,试图说服他两周之后与他一起离开,若是Tom有什么未竟之事,自己可以等他做完,一起走。

  Marge,Dickie,还有Freddie都笑了起来,嘲弄地说,“Tom没什么事情可做。”

  Peter没有笑,静静地说,“我想Tom本人才是最清楚这些事的?”他的目光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Tom。

  Tom曾听见Marge劝Peter离他远点。

 “你知道的,他是个弹钢琴的。”

 “所以呢?”Peter不解,“我也是个钢琴演奏家啊?”

  Tom知道她的意思,自己是更低一级的,也可能这是同性恋的委婉说法。Peter清楚地知道Tom是个贫穷的美国佬,但他不在乎。

 “Peter,他有个未婚妻。”

“是的,没事,每个男人都有。”

  Tom不解,于是他决定在那天晚上问问Peter,Tom曾发现了一个爬上屋顶的方法,他本来想用来讨好Dickie,但现在,他宁愿用来和Peter独处。

----tbc---

 →

注释: *当时只有比较亲近的关♂系之间才会互称教名

原文地址戳

#卧槽还没翻到看星星看月亮好气啊啊啊!#

#拿到授权一时兴奋在那边翻还没beta过(趴)吃我安利吗宝贝儿们!!!这对超甜的!!Peter超苏超绅士的!!#

#这对算是我看完电影的执念吧真的真的希望他们能早点遇见#

评论(49)

热度(45)

  1. SixthWhatever茉子儿 转载了此文字
    让我找个爆炸的emoji💥💥💥和升天的emoji😇😇😇